用户名:
密码:
广西一派出所原所长“敛财术” 1000多万元财产讲不明
发布时间:2019年03月29日  来源:桂林红豆网-南国早报

桂林红豆网-南国早报 彭庆 文/图

广西一派出所原所长“敛财术”  1000多万元财产讲不明

    “今天坐在这里的,有我曾经一起战斗的兄弟姐妹,希望大家能以我为戒,奉公守法。”3月28日上午,张枭杰涉嫌犯受贿罪、徇私枉法罪、贪污罪、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包庇、纵容黑社会性质组织罪一案,由北海市银海区法院开庭审理。在最后陈述中,张枭杰频频哽咽,数度落泪。

    今年47岁的张枭杰曾先后担任北海市公安局海角派出所、西街派出所、海西派出所所长。在过去多年间,他通过为黄赌毒和涉传人员、涉黑涉恶人员充当“保护伞”,搭建了一个属于自己的隐秘江湖。案发至今,张枭杰仍有1000多万元财产不能说明来源。

    1、 近2000人牵涉此案

    1972年出生的张枭杰是广西宾阳人,2013年5月至2018年7月,他历任北海市公安局海角派出所所长、西街派出所所长和海西派出所所长等职。

    2018年初,北海市纪委监委启动涉黑涉恶腐败问题及其背后“保护伞”专项整治行动。随后不久,工作组收到举报信,张枭杰东窗事发。

    为查清其违纪违法事实,北海市纪委监委、海城区纪委监委先后联络了张枭杰工作过的三个派出所,发动7个街道(办事处)、54个村(社区)查找联系涉案人员,多方取证。

    在摸排相关涉案人员时,办案人员通过调取笔录和关联性查找,发现此案的涉案人员将近2000人。由于相当一部分人员已不在广西,办案人员积极通过电话与对方取得联系,说服对方提供了证言。

    根据北海市纪委监委管辖指定,海城区纪委监委对时任海西派出所所长张枭杰严重违纪违法问题进行了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之后,北海市公安局给予张枭杰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处分;其涉嫌犯罪问题及线索移送检察机关依法处理。

    2018年9月27日,经北海市海城区人民检察院批准,张枭杰由北海市公安局海城分局执行逮捕。

    2、 索要“赎金”释放涉传人员

    随着调查深入,张枭杰的隐秘江湖也逐渐浮出水面。

    2014年,一名姓古的“老江湖”进入张枭杰的视野。经他人介绍,张枭杰与古某相识后,便开始谋划捞钱门路。

    二人约定,古某利用其信息灵敏的优势,将涉嫌传销人员的位置、人数等线索提供给张枭杰,张枭杰负责出警将涉传人员带回派出所,之后再由古某作为“中间人”周旋,向涉案人员亲友索要“赎金”,所得好处费二人按照比例分配。

    一次,古某向张枭杰提供线索称北海某酒店有传销老总聚会,张枭杰立即出警,现场抓获60余名涉传人员,并将当事人的7辆豪车扣押在派出所。但将涉传人员带回派出所后,张枭杰并不急于对当事人进行审讯,而是等待古某的“好消息”。

    古某对接下来的业务轻车熟路,他迅速联系到相关涉传人员的上线或家属,将“赎人”条件告知对方,称“此次人数较多,至少需要20万元才能放人”。对方同意出钱,但只筹到17万元,张枭杰一口答应。拿到钱后,张枭杰在未做审讯的情况下将全部涉传人员释放。

    “一定要抓老总级别,这样才能处理他。”同样的手法,张枭杰屡试不爽。自2014年以来,他与古某通过同样的手法“查办”传销案件多达100余起,每名涉传人员交纳“赎金”3000元至1万元不等,交钱后即放人。

    公诉机关查明,2016年至2018年6月,张枭杰利用其担任西街派出所、海角派出所所长的便利,在查办传销案件过程中,通过古某等人向董某、高某及其他传销人员索要好处费共计人民币44。5万元。其中,张枭杰分得35。35万元。

    3、严重违反程序放纵犯罪嫌疑人

    办案人员介绍,2016年2月14日,林某与陈某在北海市三中路一大排档因琐事发生争执,林某持刀将陈某身体多处砍伤(后经鉴定,陈某的损伤达重伤二级)。时任西街派出所所长张枭杰因接受他人宴请,在明知林某涉嫌故意伤害罪的情况下,仍主持双方和解,并严重违反法律程序,要求受害人陈某在写有“保证今后不得对自己的损伤程度向公安机关提出鉴定”内容的和解协议书上签字。

    随后,张枭杰以案件当事人达成和解为由,向北海市公安局海城分局要求撤销该案,致使林某至今未受到法律追究。

    2017年12月,海西派出所抓获一名偷窃犯罪嫌疑人阮某,并在其身上搜到疑似黄金、白银、钻戒等贵重物品及部分现金。北海市公安局海城分局侦査发现,阮某曾多次被判处刑罚,且刚刑满释放半年,时任海西派出所所长的张枭杰在明知阮某系惯犯、累犯,不宜取保侯审的情况下,仍接受他人说情,于2017年12月28日将阮某取保候审。不料,阮某取保候审后去向不明,致使该案一直未得到进一步处理。

    公诉机关还查明,在2016年2月至2017年2月间,张枭杰收受黑社会人员给予的好处费共计1.8万元,包庇、纵容黑社会人员进行违法犯罪活动。

    4、 向辖区涉黄等场所收取“保护费”

    除此之外,“黄赌毒”也成为张枭杰隐秘的吸金来源。

    2018年6月初,社会人员张某找到张枭杰,称某老板想在其管理辖区内开一间涉黄按摩店,每月给3000元好处费。张枭杰听后犹豫了一会,最终还是败下阵来,收受了2万元“开业费”后就一口答应。

    同年6月15日,西街派出所值班民警到上述场所将两名涉嫌卖淫的外国妇女带回派出所处理,张枭杰对上述两人未作任何处理即通知民警将人私放,对黄某、林某涉嫌容留卖淫的犯罪行为不立案、不查处。

    像洪水开闸一般,陆续又有人找张枭杰帮忙。“一家跟两家没啥区别,三家跟四家也没啥区别。”由于张枭杰的纵容和放任,西街街道辖区范围内的涉黄场所很快演变到十多家。

    办案人员称,收受好处费后,张枭杰不主动对这些场所进行检查,上级有要求就走过场,即便发现问题也不处罚。此后,不少涉赌游戏机室、酒吧、网吧、宾馆酒店等场所的负责人纷纷效仿,定期给张枭杰交“保护费”。

    调查组随机调取了张枭杰在3个派出所任职期间办理的近千起“黄赌毒盗抢”案件材料,发现几乎每一起案件,张枭杰都收受了好处费。

    5、 派出所成了“私人领地”

    为继续“广开财源”,张枭杰任西街派出所、海西派出所所长期间,未经有关部门批准,私自通过非正常渠道聘请社会闲散人员张某等3人到派出所工作。

    派出所逐渐成了张枭杰的“私人领地”。除了让这3人长期在身边鞍前马后外,他还私自招募社会无业人员到自己身边工作,并为他们购置警服、警棍、催泪瓦斯、车辆等,让他们行使辅警的职责,并授意他们向被抓获人员索要好处费及罚款,所得好处费和罚款统一交由他支配。

    每次行动过后,张枭杰会通过微信发给参与执法任务的人一笔劳务费,美其名曰“低保钱”。2015年至2018年间,张枭杰通过微信发放的“低保钱”达40多万元。

    此外,2015年10月至2018年7月,在担任上述两个派出所所长期间,张枭杰在办理赌博案件过程中,还指使办案人员在将收缴的赌资录入公安机关办公系统时,从中截留部分赌资共3。73万元归其个人占有使用。

    6、上千万财产来源不明

    张枭杰搭建的“江湖”远不止于此。办案人员发现,张枭杰除通过涉黑涉恶涉黄等活动敛财外,还从事高利放贷活动。2012年至2016年,张枭杰以营利为目的向社会人员发放高利贷累计102万元,向对方按月收取3分至5分息,获利达70多万元。

    根据公诉机关指控,张枭杰于1994年参加工作,截至2018年7月3日,张枭杰的家庭财产和支出共计人民币1749.9930万元,张枭杰能够说明来源的财产共计714.7437万元,不能说明来源的财产为1029.2493万元。

    南国早报记者了解到,2015年,张枭杰家庭与钦州一水产公司签订养殖协议,入股45万元;2017年,张枭杰家庭与上海一投资管理公司签订持股协议,入股40万元。另外,张枭杰在南宁、北海等地还拥有多套房产。

    案发前,张枭杰居住在北海市云南路一高档小区的豪华别墅内,其别墅仅装修就花了45万元。

    28日庭审当天,控辩双方围绕被告人张枭杰的具体犯罪事实展开举证质证,并对案件的事实、证据及法律适用等问题进行了法庭辩论。

    “担任所长后,由开始的收500元脸红到后来的收1000元心安理得,再到后来的收5000元、5万元甚至10万元都理所当然,脸不红、心不跳,胆子也越来越大,敛财的念头变得越来越强烈。”张枭杰在忏悔书中写道。

    该案将择日宣判。庭审期间,来自北海市公检法系统、市直机关的干部群众300多人来到现场观看警示教育专题片,接受警示教育。

编辑:丘富  作者:彭庆   
秒速赛车 秒速赛车 重庆幸运农场平台 秒速赛车 重庆幸运农场首页 秒速赛车 秒速赛车 秒速赛车 重庆幸运农场首页 秒速赛车